• 仅在线

华义武-瓷器铜器类鉴定专家

¥100.00

提示:此鉴宝活动只限在线鉴定,需要提供不少于4张的高清照片(建议上传9张)及藏品的描述。上传完成后先点击保存自定义,然后再点击加入购物车。

产品定制

别忘了保存您的自定义设置以便能够添加到购物车
  • 250个字符 最大值
  • 未选择文件 .png .jpg .gif
  • 未选择文件 .png .jpg .gif
  • 未选择文件 .png .jpg .gif
  • 未选择文件 .png .jpg .gif
  • 未选择文件 .png .jpg .gif
  • 未选择文件 .png .jpg .gif
  • 未选择文件 .png .jpg .gif
  • 未选择文件 .png .jpg .gif
  • 未选择文件 .png .jpg .gif
数量

华义武,籍贯北京市。北京市文物公司副研究员、从事瓷器、铜器等研究鉴定工作40年。1963年后在北京图书发行印刷职业学校文物班和国家文物局高级培训班学习,得到启功、傅大卣、郭味渠等视授,掌握了文物理论和文物鉴定学知识,后拜嘉章学习古陶瓷和青铜器的鉴定和捶拓技术。从事文物工作30余年,鉴定收购和整理了大批历史文物,其中许多精品被国家博物馆收藏。先后在《文物》、《文物天地》、《景德镇陶瓷》、《市场报》等报刊发表论文多篇。

  华义武,瓷器专家, 北京市文物公司副研究员, 中国世家鉴定委员会鉴定专家。先后在《文物》、《文物天地》、《景德镇陶瓷》、《市场报》等报刊发表论文多篇。参与国家文物局《文物商品编目定名》和《北京志 ·文物志》(文物市场篇)的编写工作。

  ■ 瓷器专家

  ■ 北京市文物公司副研究员

  ■ 中国世家鉴定委员会鉴定专家

  简介:华义武,籍贯北京市。北京市文物公司副研究员、从事瓷器、铜器等研究鉴定工作40年。1963年后在北京图书发行印刷职业学校文物班和国家文物局高级培训班学习,得到启功、傅大卣、郭味渠等视授,掌握了文物理论和文物鉴定学知识,后拜嘉章学习古陶瓷和青铜器的鉴定和捶拓技术。从事文物工作30余年,鉴定收购和整理了大批历史文物,其中许多精品被国家博物馆收藏。先后在《文物》、《文物天地》、《景德镇陶瓷》、《市场报》等报刊发表论文多篇。参与国家文物局《文物商品编目定名》和《北京志 ·文物志》(文物市场篇)的编写工作。与他人合著《中国文物鉴赏》(海外版)。

  华义武师从赵嘉章、耿宝昌学习古陶瓷鉴定,师从傅大卣学习玉器、青铜器鉴定和捶拓技术。跟着老师们全国各地采买文物,过手宝贝无数。独自在大钟寺、法源寺看实物库房,整理经手文物不下100万件。他说,鉴定不神秘,就是看多了,熟悉了。 [1]

  得益口传心授

  1963年,19岁的华义武进入北京文物公司,正赶上学习的“黄金季节”。当时,解放后留在琉璃厂文物商店的老师傅们都健在,师傅带徒弟,口传心授,让华义武受益匪浅,“你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老师一指,石破天惊啊”。

  “我们搞流散文物说白了是古董商,就是花钱买东西。我们单位过去工作性质第一条就是,从民间征集来的一级文物提供给故宫博物院。文物商店供应给故宫的一级品,可以保证百分百正确。”华义武说,“百分百”靠的是技术、眼力。

  华义武师从赵嘉章、耿宝昌学习古陶瓷鉴定,师从傅大卣学习玉器、青铜器鉴定和捶拓技术。跟着老师们全国各地采买文物,过手宝贝无数。独自在大钟寺、法源寺看实物库房,整理经手文物不下100万件。他说,鉴定不神秘,就是看多了,熟悉了。

  从事文物工作50余年来,华义武鉴定、拣选出著名的班簋和北魏正始三年的释迦牟尼像,分别被首都博物馆和西藏文物管理委员会收藏,并被列入国家文物局主编的《中国文物精华大辞典》青铜卷。

  推动藏家囤货

  改革开放后,流散文物和博物馆之间的桥梁被切断。文物公司自负盈亏,成立拍卖公司,不到五年功夫,“库房里好东西空空如也”,华义武总念叨,“这是国有资产流失啊”。

  2002年退下来后,他开始了玉器收藏,同时“鼓动”有实力的藏家收购流散文物,“下基层”替他们把关。市场是大课堂,真金白银。华老师一出手,往往能拿到比旁人便宜多的价格。对此,他颇有几分得意,顺便拿出几件自藏的精品。

  “买玉器除了欣赏它的工艺,还要熟知它的时代特征”。在华义武眼里,每一块精美的玉器都有明显的时代特征,玉器上的图案也都是有典故的。他认为,过分地追求透闪石、角闪石等材质方面的东西是舍本求末,传统玉石制作的工艺价值更值得研究,精美绝伦的中国古玉蕴含着中华文明的精神内涵。

  玉是中华民族文化史上的灵魂,“中国人自己再不认识自己的东西,让它流失了,才是最大的耻辱”。

  苦恼官方不认

  “民间藏家功德无量”,在华义武的电脑里,按照年代“成系列”保存着各地藏家的珍品图片:红山文化、良渚文化、齐家文化、三星堆文化、西周、战国、汉代……他经常说,“精品在民间”,红山文化的时髦小美女、汉代膘肥体壮的玉马,巴蜀国的太阳神鸟、西周厚仅0.5厘米的玉钺、成组的漆器编钟,件件透着中华文明之美;玉器上的螺丝扣、绿松石的镶嵌法、青铜戈的材料工艺、三星堆几万片蚌壳文字,至今还是无法解开的谜团。

  “民间最苦恼是官方不认”。华义武有时候也很烦闷,“这么多好东西不认怎么办”。

  近年来,基建施工,盗墓猖獗,大批文物和古艺术品在民间流转,它们没有出土身份证明,一直不被官方承认, “坑全部刨烂了,你再去研究,整个文化层全乱了”,华义武忧心民间话语权的缺失和对民间藏品的轻视,会导致文物流失国外。

  担心眼学失传

  文物鉴定的“眼学”传承,主要依靠师傅带徒弟。华义武和老伴儿史润梅都在北京文物公司工作几十年,提起当年言传身教的老师们,仍毕恭毕敬。“你刚才看的小玉件,特别细的几道纹饰都看见了,这就是口传心授。我告诉你这东西好,你就明白了,这叫实物教学。下次再看到这样的,你就知道了,这叫举一反三。”

  史润梅最喜欢看电视里的京剧教唱节目,“哪里换气,哪里用气,老师一点点教”,也许,这能唤起她对“黄金岁月”的温暖回忆。当年,她坐着三轮车、抱着永乐瓷瓶送故宫的骄傲与自豪,依然恍如昨日。

  他们都没带徒弟。“没法教,都没有实物了。人家也不学,都是有文凭的。”

  老两口的儿子地质大学毕业,“我们孩子开始也是学术派”,小华经常和老华搬杠,“你买的东西谁能证明汉朝的,有出土依据吗?你那是透闪石还是角闪石?”华义武“威胁”他,“你爱懂不懂,不跟我好好学,你挣不着钱”。

  现在,“他买的东西比我买的都好”,华义武指着一组汉代料器舞蹈小人,颔首欣赏,笑眯眯的,仿佛桌上那尊木佛造像。